取证

2018-01-12 14:44:15

你的眼中,只剩下那扇愈来愈近的房门。一切声响都消失了,你看到内心漆黑的深渊,脚下是一片虚无。但是,你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在无尽的虚空中,正无声地坠落。你想嘶吼,可连将嘴唇分开的一丝力气也使不出。门开了,露出了一条小缝。

三小时前,205的房门缓缓打开,一个中年男子的光头探了出来。

“您好,客房卫生服务。”

借着扭头的机会,你偷偷地瞥了眼卫生间的镜子。背对着男子,你知道在那道狰狞的疤痕下,一对斜翘的三角眼还在盯着你。你假装未觉,只是尽职地打扫着卫生。

一阵手机铃声骤响,男子接听后便默不作声地从卫生间的门口走开。你蹑手蹑脚趴到门边,小心地探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。透过金属的映像,你看到男子空出的一只手正将阳台的门关上。

你立马凑到马桶边摸索着刚刚从镜子中看到男子瞥的地方。在水箱的夹层里,果然被你找到了一本小册子。一边平复着心情,你一边熟练地掏出袖珍相机拍起照来。

“嘭”,门关上了。

你按捺下激动,缓缓地在走廊中走着。

“别走!”

你怔住了。

“回来,那服务生。”

你吞咽了下发干的喉咙,转过身,看到男子的手伸进了他的夹克里面。你竭力保持着微笑。

他要掏什么东西?枪吗?

你缓缓地走向男子。

怎么办?躲开还是冲上去制服他?我怎么暴露的?

各种问题在你的脑中纷飞,就在你觉得自己的神经要绷不住的时候,终于看清了他手中的东西——一个皮夹子。

“这是小费。”

你愣愣地接过递来的钞票。

“你知道林南街的棚户区吗?”

男子的话传进你的耳中,你没去在意,眼睛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将皮夹子收了起来。

“怎么啦?那地方拆迁了?还是你不知道那个地方?”

你还是没有回答,男子终于是关上了门。

你茫然地走着,脑中尽是那个男子的模样。

“这是你此次任务的目标,他可能是一个贩毒集团中的核心人物。”李队长的话在你耳中一遍遍响起。你想要发泄,紧握着双手,却什么也抓不住。你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,甚至有了二十三年前,父亲出车祸前带你去游泳时,那种窒息的感觉。

门缓缓地露出了一条小缝。

“好的,继续监视。”李队长放下对讲机,这才看着你,“怎么样,有收获吗?”

你想说话,可喉咙却堵着,漏不过一丝的气流。你紧攥住相机,不敢去面对李队长的眼睛,颤抖地将手举到身前。

“放松点。以后会习惯这种阵仗的。”

卫生间里,水龙头“哗哗”地响着,你咬着嘴唇,泪水止不住地流着。

“上头下命令了,让我们实施抓捕。但一定要确保拿到那账本。”李队长将各小组组长聚到一起,进行着行动部署,“等嫌疑人叫大堂服务时,就行动。行动组一定不能迟疑,门一开,马上控制住嫌疑人。”

你缓缓地向205走去,脖子变得僵硬,双眼不去看门两侧的墙边一个个严阵以待的队友。背上、脖子、头顶的汗水透着丝丝寒气扎进你的皮肤,你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颤抖。

“妈,我想当警察,我不怕危险!”那是五年前拿着高考志愿表的你,面对满脸风霜的母亲,想着要撑起你们两个人的家,不让母亲再受丁点的委屈。

光头男子的形象映在了205的门上。你看到他的头发迅速地长出,抬头纹隐去,疤痕消失,肤色变浅……眼睛变得越来越柔和。

你绷得颤抖的手落到了门上。

“咚,咚”。

门在“吱呀”声中缓缓打开,躲在门两边的人立刻扑倒了开门的男子。

“拿到了!”账本被高高地举着。

你蹲在男子身边,抽出他的皮夹,看着里面夹着的照片,眼神慢慢地涣散了。当眼前男子颓丧的脸与你记忆中二十三年前那张脸重合时,面对这个当年驾车逃逸,抛妻弃子的男人,你发现自己心中并不单单只有恨。

“爸……”

跌坐在地上的你比他还高,你俯视着被七手八脚重重压在地上的他,一如当年被他双臂高高抛起时俯视着他的样子。只是当时棚户区俩人的笑声,如今只有你一人无言的泪水。

作者/通讯员:辜喜灿 | 来源:15创意写作 | 编辑:伍一龙
友情链接:39999   33722   6307   21394   66355   45228   80664   8096   38780   25522   78946   59820   63443   19040   617   90763   95844   14037   51450   20645